Latest Post

英超:切尔西不敌利兹联 英超:切尔西胜莱斯特城

“我自己都很惊讶,没想到收了那么多钱了。这些钱我偷偷放在家里,不敢说、不敢用。每当下班回家,我一点也没有轻松的感觉,满脑子都是压力和不安。”

说这话的人名叫周硕,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综合服务中心业务一科原科长。

2020年6月5日,驻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纪检监察组收到驻在部门机关纪委移送的周硕利用资质审批权故意刁难申请人,并索取10万元好处费的问题线索后,对周硕涉嫌索贿等问题进行初核。

6月10日,周硕被丰台区监委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在办案人员的耐心引导和教育下,周硕主动交代其所收钱款,并坦白这些钱都藏在家中。

随后,办案人员来到周硕家中,发现其主卧的壁橱里码放了600多万元现金,次卧的床底下、床柜里也藏有不少现金,有的甚至装在纸袋里还未开封。

2021年3月31日,周硕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30万元。

“周硕是在住建系统一路成长起来的干部,他出事,我们都觉得很难受。前段时间,单位又召开了一次警示教育会,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周硕的同事说道。

“住建系统是腐败易发区,周硕的腐败方式主要是通过为他人办理建筑业企业资质审批,收取好处费。”驻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纪检监察组组长窦晓涛说。

原本,从住建系统一路成长起来的周硕,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打拼和领导同事的赏识,一路走到住建系统的重要岗位,一时间羡煞旁人。

周硕所在的岗位不仅占据北京市住建部门“核心”位置,也是易腐的“高危地带”。他本应该心存敬畏之心,绷紧思想上的“廉洁弦”,自觉筑牢“防火墙”,提高防腐拒变的能力,兢兢业业地干好手中的工作。

然而,在占据重要岗位之后,他的内心深处的思想却悄然地发生了变化,心存侥幸,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在商人掮客的“糖衣炮弹”轰击之下最终上演了“温水煮青蛙”的悲剧。

2016年,随着北京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企业对建筑行业资质的需求持续旺盛,而要想取得资质,部分事项需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综合服务中心批准,时任该服务中心企业二级审查板块负责人的周硕,成了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

“刚开始,我对一些单位给予的‘好处’是拒绝的。可以说,与中介刘某某的结交是我腐败的开端。”据周硕描述,刘某某经常到政务服务大厅申请建筑业企业资质,一来二往与周硕熟络起来,“在跟刘某某交往的过程中,我发现他赚钱太容易了,我的思想动摇了,行为也日渐失范”。

为了能让资质审批顺利通过,刘某某基本上每一个项目都会给周硕5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好处费,周硕都欣然收下。

“给钱后很容易就办成事,我算了下,前前后后大概给了周硕59万元吧。”刘某某说。

2017年开始,周硕任综合服务中心业务一科科长。随着权力越来越大,找他“帮忙”的人越来越多,周硕的胃口也变得更大,几万、几十万的好处费,对他来说已是常态。

“有一些社会中介代办人员会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我,想和我进一步‘合作’。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也是鬼迷心窍,就这么答应了。”渐渐地,在北京建筑行业中介圈子里,“资质审批找周硕”几乎成了中介行业众所周知的“门道”。

在尝试到“甜头”之后,周硕甚至自欺欺人地觉得自己到了一定年纪仕途无望。怀揣着对单位不满的情绪,索性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手中的公权力,把手中掌握的公权力当成了疯狂敛财的“私器”,妄图通过“钱途”来弥补自觉无望的“仕途”,最终在其贪得无厌的心理与商人老板“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围猎策略相互作用下跌入违法犯罪的深渊,令人唏嘘扼腕的同时也为我们领导干部敲响了一记警钟。

“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钱,就想要权。我自认为自己业务能力很不错的,但几次升迁都不遂人意,怨气越来越重,这之后我就想,既然仕途不顺,就多搞点钱吧。”周硕说。

2017年,周硕找到老板索某某,以自己是公务员不能经商为由,借用其名义,与另一人马某某合伙成立了某商贸公司。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不久后,合伙人马某某意外去世,完全不懂企业经营的周硕,只能被迫接受公司破产的结局,企图通过经商办企业发财的“梦想”也彻底破灭。

“人在‘生病’时,自己是浑然不知的。回头看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被魔鬼附身一般,疯狂!疯狂!”周硕说。

“我今年41岁了,本应是家里的顶梁柱,却因违纪违法身陷囹圄。我不仅愧对组织,也愧对我的家人,我没能树立一个好榜样,是一个失职失责的儿子和丈夫。”周硕忏悔道,“我的教训太沉痛了,大家要以我为鉴。”

是啊,不拒“微利之诱”,必成“巨蠹大贪”。纵观十八大以来贪腐官员的忏悔录,我们不难发现,诸如周硕一样“来者不拒”,最终必将“欲壑难填”,届时回头却发现身后已是“万丈深渊”。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是什么原因导致周硕由一名兢兢业业的干部一步步沦为金钱的“奴隶”呢?

通过周硕的整个贪腐过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周硕腐败的主要根源在于思想意识上的不坚定,缺乏政治理论上的学习,思想上的“总开关”出了问题,人生价值观、权力观偏离了正常的“航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