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吕迪格证明自己配得上高薪!切尔西3-2利兹联刷新队史12年记录 【早报】去意已决!郭艾伦或只能赴海外打球?

棉花是重要的纤维作物和油料作物,平均亩产量较低,但经济价值巨大。中国作为棉花生产大国,植棉历史已有2000多年,单产和总产均位于世界前列。其中,新疆棉花更是一枝独秀,连续多年夺得了全国棉花的高产冠军。

而在澳大利亚,棉花的生产水平同样不俗,其植棉历史仅有200多年,但发展态势十分迅猛。新世纪以来,澳棉的产量几度突破100万吨,所产棉花有95%以上都销往海外,可见其澳棉的品质也相当了得。

和中国相比,澳洲棉花的生产能力究竟如何?亩产量有多少斤?棉纤维的品质又好在哪里?今天我们就一探究竟。

澳洲大陆位于南纬10°41′~43°39′之间,主要的棉花产区(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均位于温暖、炎热区域,终年无霜冻,平均年日照总时数多达3000小时,光热资源极为丰富。而棉花恰好是喜温作物,最适的发育温度为25~30℃,和澳洲的气候条件有很高的匹配度。

澳棉一般是一年一熟,全年生育期约150~180天,一茬结束后即实施轮作休耕,休耕时间多为一年。在品种方面,育种公司倾向于将高产、优质、抗病等作为选育方向,培育出了纤维质优的CS品系,以及抗枯黄萎病突出的Sicala品系。所有棉种均由一家棉种分销公司供应,专业化程度高,综合发芽率可达80%以上。

得益于先天优势和后期管理,澳棉的单产常年位于世界前列。据统计,1998~2017年间,澳洲棉花总产量平均为65.66万吨,多年平均单产为1861公斤/公顷,换算成亩产量就是248斤。受极端天气影响,澳洲棉花的单产存在较大的波动,最低亩产为1998年的180斤,最高亩产在2014年获得,达到了326斤。

澳洲大陆生态脆弱,水资源分布不均,棉花要实现年年高产并不容易,天气是影响单产的最大变数。澳洲大陆80%以上都处于干旱区域,棉产区总面积的80%~90%需人工浇灌给水,而灌溉用水又高度依赖天然降雨。在干旱年份,即便是像昆士兰棉区这样的优势产地,收成也往往“惨不忍睹”。

例如在2020年,澳洲遭遇严重干旱,棉花产量就跌破了22万吨,比2018年减少了80%以上。2022年,澳棉产量预计将大幅上涨,有望达到创纪录的136万吨,直接原因还是跟天气有关:2021年9月至2022年2月,澳洲春夏季的降雨较往年更加充沛,灌溉水渠几乎处于满蓄状态,为斩获高产打下了坚实基础。

整体来看,澳棉的单产位居世界前列,在正常年份,生产能力不输中国和美国。比如在2011~2014年,澳洲平均每公顷产出棉花3760斤,比同期的中国高出了830斤,比美国高出了1900多斤,单产优势十分明显。

和澳大利亚相比,我国的棉花种植区域相对分散,种植制度可分为两类:第一种是冬季休闲的一年一熟制度,第二种则是和小麦、大豆、玉米等作物轮作,一年两熟或多熟(含其他作物)。

从1980年开始,我国的棉花种植格局出现了“东棉西移”的趋势,优质棉区迅速向新疆聚拢。据统计,在80年代之前,新疆棉花的产量还不到全国的3%,但1995年就上升到了20%,2008年为40%。近年来,这一比例已达到90%左右——可以说,我国棉花版图的“大半壁江山”都在新疆。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21年我国棉花总产量为573.1万吨,仅新疆就贡献了512.9万吨。在单产方面,我国平均每公顷棉田产棉花1892.6公斤,亩产量为252斤。其中,新疆棉花的单产在国内遥遥领先,平均亩产为273斤。

先看国内:2021年,我国的棉花产区集中在长江、黄河流域以及新疆地区。在长江流域,湖北棉花的平均亩产量只有120斤,湖南略高,但也只有178斤;在黄河流域,河北棉花的平均亩产量为152斤,河南为162斤,山东为170斤。和新疆的270多斤相比,单产差距不言而喻!

再看国外:和澳大利亚相比,新疆棉花也不落下风。澳棉的亩产量有高有低,正常年份在200~300斤之间波动,和新疆棉花相差不大。客观来看,澳洲和我国新疆的光热禀赋、自然气候相似,棉花单产难分伯仲,具体表现还要看年份的气候形势。

那么,新疆棉花为啥会在中国“一家独大”呢?仔细分析,背后至少有三个方面的因素。

首先,新疆地区的光、热、水以及土壤条件适合棉花的生长,当地气候干燥少雨,棉花不容易出现蕾铃脱落和秋季烂桃现象,病虫害相对较轻;其次,新疆棉田地势平坦,集约化程度高,具有一定的规模效应,适合大面积的机械采摘;最后,新疆棉花具有棉铃大、纤维长、色白质优的特点,长绒棉的品质更是世界顶级,经济效益高。

相比之下,澳棉的纤维品质更好,棉纤维长度为29.5mm,马克隆值为4.3,整齐度81.9%,比强度为29.8cN/tex;而我国棉花的纤维长度平均为29.2mm,马克龙值为4.4,整齐度为83.3%,比强度为28.9cN/tex。综合评价结果:中国棉花略次于澳洲棉花。

最主要的差距体现在生产品质上。对棉纺织业而言,纤维更强、更细、更整齐的棉纤维更受欢迎,对应的生产品质就更佳。

在种植端,澳洲棉花实现了区域化、规模化种植,生产品质非常稳定。澳洲棉花生产以农场为单位,全国约1500家农场,平均每个农场可负责300公顷棉田。在同一区域内,各大农场种植同一个品种,而且采用相同的生产模式,水肥管理、病害防治也大同小异。因此,澳棉纤维品质的一致性很好,能满足纺织工业对品质稳定性的要求。

而在我国,棉花生产多以家庭为单位,棉田种植规模小而且相对分散。在同一个棉区,农户种植的棉花品种多而杂乱,常见的品种就有50多个,棉花品质的一致性无法得到保证。究其原因,大部分品种表现为高矮不一、开花吐絮时间不集中、属性偏晚,在抗性、产量、纤维性状等方面差异巨大,品质参差不齐,难以形成统一标准。

此外,我国棉花的种植制度也更加多样,种植时间不同步,同样也会导致棉花的同质性变差。还有一点,目前我国正在大力推广机采,长江、黄河流域也在积极发展机械化,但机采的配套技术并没有完全同步,这也会导致纤维整齐度变差、采收品质下降。

综合来看,澳洲棉花的亩产量在180~326斤之间,多年平均亩产在250斤左右;我国棉花的亩产量在200~300斤之间,平均亩产也在250斤左右,新疆地区则在270斤左右。

和澳棉相比,我国棉花的亩产量不落下风,但品质却是短板。通过合理借鉴规模化、专业化种植,我国的棉花生产定能再创新高,尤其是长江、黄河流域的薄弱地区,科学生产、专业生产仍是重要课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